| 网站首页 | 协会新闻 | 梅花奖 | 团体会员 | 中国戏剧节 | 理论评论 | 小戏小品 | 小梅花 | 校园戏剧 | 外事交流 | 三刊一社 | 

公告

  没有公告

剧协概括

· 剧协简介· 剧协章程
· 主 席 团· 机关科室

剧代会

推荐视频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戏剧家协会 >> 理论评论 >> 正文
[组图]全国小戏小品的创作态势

——来自第三届中国戏剧奖·小戏小品奖决赛的报告

作者:李小青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0484 更新时间:2010-2-10 21:00:53

中国戏剧奖·小戏小品奖创办六年,再加上这一赛事的前身——全国百优小品大赛(在更名前已举办过十一届),使得这一奖项在全国戏剧及文化工作者的心目中有着重要位置。2009年6月,第三届中国戏剧奖·小戏小品奖的评奖通知发出后,共收到来自全国各省级戏剧家协会共推荐1380件作品参赛。两轮筛选后,21个小戏和24个小品剧目入选决赛。10月30日至11月4日,由中国文联、中国戏剧家协会、张家港市人民政府共同举办的第三届全国小戏小品大赛,在江苏张家港进行了决赛。
决赛中,经过现场打分和评委评议、表决,10个小戏和10个小品获得第三届“中国戏剧奖·小戏小品奖”的优秀剧目奖,另有编剧、导演、演员共6人获得单项奖。(见附录)
本届大赛不仅检验了近两年来全国各地小戏小品创作所取得的成绩、展示了一批贴近现实、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优秀作品,同时也推出了一批值得推广的优秀剧目、发现了一批优秀的艺术人才,实现了出人、出戏的评奖宗旨。
本届获奖的作品,绝大部分为现实题材。这不仅进一步体现了小戏小品艺术及时表现生活的巨大优势,同时更表现出广大戏剧工作者投身生活、讴歌生活和干预生活的热情。
我们看到,在进入决赛的21个小戏中,表现农村生活新
变化的作品占了大多数。比如,江苏省张家港市锡剧团报送的锡剧《三姑说媒》(编剧:李道一,导演:范继信);陕西省吴起县文化馆报送的陕北说书剧《老憨照相》(编剧:朱强,导演:苗志东、张明);江苏省张家港市锡剧团报送的锡剧《喜搬家》(编剧:陆伦章,导演:范继信);上海市浦东新区六灶镇文化服务中心报送的歌舞剧《追合同》(编剧:郭凌、唐云端,导演:陈建龙);山西省戏剧家协会、山西省晋剧院报送的晋北小戏《九品官上树》(编剧:朱维、李慧琴,导演:李慧琴);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民族艺术剧院彝剧团报送的彝剧《摩托声声》(编剧:李垠,导演:伍建华);云南省昆明市剧协报送的花灯戏《穿错鞋》(编剧:戚继才,导演:王亦工、徐丽华、周文琳);云南省玉溪市花灯剧团报送的花灯戏《冤家亲家》(编剧:李舒华,陈晓静,导演:严伟、陈明玉);山东省博兴县吕剧团报送的吕剧《收脚印》(编剧:臧宝荣、吴正林,导演:孙洪林、张峰);山东省垦利县吕剧团报送的吕剧《劝赌》(编剧:刘芳华、王新生,导演:孙洪林、田昌发)等都是这类题材的作品。这10出农村题材的小戏,从不同的角度表现着新农村的新风貌、新人物和新故事,每出戏又有着不同的特色和优长。小锡剧《三姑说媒》描绘的是返乡的年轻村官小强任期届满,母亲希望他按原来的计划去城里考上公务员、然后如期与未婚妻结婚。但小强的想法却不一样,而是想继续留在乡里施展自己的抱负。这可急坏了母亲和媒人三姑,在前来谈婚事的未来岳父面前替小强百般遮掩。但却没想到未来岳父与准女婿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皆大欢喜。可以说故事并不曲折,很适合小锡剧来加以敷衍。再加上演员精彩的表演,可以说演起来满台生辉。虽然在立意上嫌直接和浅显,但人物形象在演员的表演中丰富、鲜活了很多,应该说是一出清新明快的小戏。陕北说书剧《老憨照相》则展现了三十年来农村生活得巨大变化——三十年前农村姑娘桃花与救命恩人老憨结婚的时候,是以一条红纱巾为定情物的;三十年后,桃花和女儿设了个小圈套使得不情不愿的老憨终于同意照张婚纱照。值得称道的是这出小戏的结尾,当老憨一身老农打扮和身着婚纱的妻子拍着婚纱照,音乐也由婚礼进行曲转变成了民乐——年近半百的老憨和桃花的这张照片,不光为今天富裕幸福的生活做了有力的注脚,也塑造了倔强而又坦荡的农民老憨的可爱形象。小锡剧《喜搬家》是通过儿子、儿媳的叙述来表现不上场的婆婆对于搬家的心态和动机,从侧面表现了农村生活的新变化和农村老人在精神上的追求。这出戏也是有很好的演员,再加上导演在表演风格及舞台呈现上很有想法,虽然没有正面的戏剧矛盾,它仍然让人眼前一亮。如果能在一度创作上能再下些功夫,把目前的叙述体回归到戏剧体上,就会脱离很多描述和追忆,而增加些即时发生的情节和呈现在观众眼前的戏剧矛盾和冲突,将使得这出小戏更好看,也会使得演员的技艺和技巧得到更加有的放矢地发挥。歌舞剧《追合同》则通过村长哄着老婆水秀把签好的卖桃合同追回来这样一个故事,刻画了一个把集体的利益放在自家利益之前和之上的好村长形象。应该说,相比之下这出小戏的分数不高,当然名次也不是很靠前,但仍有可圈可点之处。如村长是否怕老婆这一细节在小戏中虽若隐若现,但又确实一直贯串——看似闲笔,但不仅机趣,实际上也对这个立意过于明晰作品里的主人公形象的有血有肉起到了好的作用。晋北小戏《九品官上树》与“一脸正气”地描写好村官的小戏不同,它是通过村长王宝狼狈不堪的几次上树的戏剧动作(有时为了躲避村民的讨债,有时是因偷拿家里的钱救助村民而逃避老婆兰花的追打等),来完成对这个好村官形象的塑造——这个小戏为这类“清官”、“好官”戏的切入角度开拓了新的表现方式:不是概念化和直奔主题的,而是原来可以更接近生活和人性本身的曲折和丰富。小吕剧《收脚印》的戏核也有点儿特别,是前任村官石根叔和村姑巧姑设计的“收脚印”的“歪点子”。于是在狂风暴雨中返乡的山路上,不仅石根叔请回了村干部的候选人田庚,一对年轻人的感情也明朗起来……这出小戏“戏眼”挖掘得很充分,戏曲的技艺技巧运用得妥帖巧妙,流露出导演积累多年的艺术功力。小吕剧《劝赌》的语言很有地方色彩和地域风情,舞台上也很精炼,稍感不足的是从正面写村助理如何“劝赌”,有些喜感的规定情景被揭示立意的直接性给破坏了,或多或少地影响了这出小戏的趣味性和观赏上的愉悦,有些可惜。云南进入决赛的三出小戏不约而同也都是农村生活题材。小彝剧《摩托声声》通过两亲家“比富招亲”这样一个戏核,来表现山区的农民的生活变好了,但仍有不尽人意之处。剧中村官助理灵机一动提出一个“修路”的主意,得到两亲家的双手赞成,积极主动地集资入股,因为解决了他们生活中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剧中人抬着两个做成硬景片的摩托车上场,再加上小彝剧载歌载舞的艺术特征,演员很卖力也很费力,但也终究不能弥补这出小戏创作角度上的一种先天不足:表现社会主义新农村宏观变化的愿望,如果不能和对人物形象有所发现、对人物性格有所刻画加以融合,只能是从概念到概念的表现。从作品的几次修改中看得出,这出小戏其实做了这方面的努力,比如对大学生村官助理的加重笔墨,但因为没能找到更好的细节依托,不管是小戏中的矛盾冲突,还是年轻村官助理从对自身职责的茫然到决定帮助村里修路的明晰,都还是较为表面的变化,构不成内在有机的矛盾冲突,也很难真正引起观众的兴趣,离打动观众和引起共鸣就相距更远些。这个剧团有年轻的编剧也有中年的编剧,只要潜下心来创作,真实地面对从生活中得到的所感所悟,再加上很有活力的剧院的支持,应该能出更好的作品。花灯戏《穿错鞋》表现的花农生活中的一个小误会,着力塑造了“快嘴婆”这一人物形象,语言有一定的地方风情和味道——如“你的锄头舞得好,我家的墙角就要被你挖掉;”再如“我老婆是个吃一两醋发半斤疯的人”等等。不足是对这个人物的塑造和这个事件的演绎不是很完整,结尾嫌仓促,陷于对事件的评论,没有按照情节事件的发展逻辑来完成戏剧情境 ,缺少戏剧情节发展上的一环——“快嘴婆”乱说造成的后果符合逻辑的直观展现,所以目前仍停留在说教的层面上。从上述两个小戏看,云南小戏如何把载歌载舞的抒情性与戏剧性、情节性融合为一体,确实是个需要着重注意的问题。不过,这个问题在花灯戏《冤家亲家》的文本和舞台呈现上都得到了很好的解决——一方面载歌载舞贯串始终,花灯戏的各种表演技巧用得淋漓尽致,并且不游离于剧中人的心态;另一方面,从一开始亲家公要把当年“合同”还给亲家母,到后来有很多节外生枝,并且这一矛盾主线因生发于人物的身份个性,所以内在有机毫不牵强。无论剧中人山路上的争抢合同,还是这对亲家冤家水塘里的互相捉弄,都能让观众在欣赏歌舞的同时对情节发展走向乃至人物境遇的转变更倾注兴趣。这出小戏的导演严伟获得了小戏类的优秀导演奖,的确很有道理。
除了占比例较大的表现新农村生活的作品,中国评剧院报送的评剧《红豆》(编剧:刘敏庚,导演:齐宁)关注的是城市中的知识分子面对情感的理性抉择,广西自治区京剧团报送的京剧《春雨》(编剧:杨戈平、韦浙雍,导演:赵雪君)则把视线投向援教山区的青年教师的美好心灵上。
虽然所占比例不大,但新编古装小戏在本届大赛中的表现很值得一提。比如广西壮族自治区彩调剧团报送的彩调《武大郎》(编剧:张传强,导演:龙杰锋),虽然有两个演员出现在舞台上,但仍然是一出独角戏,对人物内心状态的挖掘很有层次。剧中“双黄蛋”的设置不光增加了观赏性,不言而喻对主人公武大郎的内心外化起到的作用更大,几乎可以用“传神”二字来概括。如果能在此基础上对人生和人性进行反思和探讨,这出小戏的品位和情境会体现得更有意味。
青海省戏剧艺术剧院报送的小话剧《偏方》(编剧:张璐,导演:苏醒)叙述的是一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复仇故事,传奇性较强。安徽省徽京剧院报送的徽剧《一文钱》(编剧:侯露,导演:范继信)则把徽州商人王德发的操守表现得中规中矩,舞台呈现也饱满而工整。山东中国沾化渔鼓戏剧团报送的渔鼓戏《追龙缸》(编剧:高树军、王新生,导演:孙洪林),演绎的是一段郑板桥的故事,人物刻画准确生动而又不失幽默,故事很有意味而又有很强的观赏性,不光是小戏类作品中获得评委打分最高的作品,也是获得剧场观众掌声最热烈真诚的小戏,应该说实至名归。
传统戏的继承与发展也是本届评选中的一个亮点。尽管剧目数量不多,但是都得到评委和观众的高度肯定。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影视戏剧系报送的二人台《摘花椒》(编剧:武利平、付国林,导演:欧阳洁、杨志清、武利平)是经过整理的传统小戏,大四学生武燕妮扮演的“二大娘”从声音塑造乃至于形体塑造上,不仅继承了传统艺术的手段和技巧,由于年龄由于性别也由于灵气,在这个人物的体现上已经有了鲜明的艺术风格。与二人台表演艺术家武利平不同,武燕妮塑造的是一个极其妩媚的农村老太太形象,有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江苏省淮海戏剧团报送的淮海戏《回娘家》(改编:孙建林,导演:蒋宏贵)是可以发生在中国社会任何日朗风清时期的农村生活小戏,主演许亚玲以清新灵动的表演刻画了一个娇俏的村妇形象,也为本届大赛风格多样的舞台呈现丰富了一种韵味和色彩。但在感叹赞赏传统戏精美的表演艺术之余,这两出小戏又不约而同对传统戏的当代演出提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传统戏在保留表演艺术上的精华的同时,如何在内容上情趣上更贴近适应现代观众?这个任务落在各艺术院校很有希望的年轻人身上,也落在各剧院团有活力的编导演肩上。
江苏省通州市通州区文化局、河南省许昌县文化馆报送的小话剧《欢庆与建国》(编剧:顾学军,导演:杨洁、刘天文)是一个既平实又另类的作品,它以中国社会60年前那场人与人之间关系的翻天覆地变化为始,以60年为线,以60年中几个不同历史时期为点,与两个家庭三代人的命运变化交织在一起,浓缩了新中国成立60年来世态和人情的变迁,是一出构思精巧又耐品味的佳作。这出小话剧的作者顾学军获得了小戏类作品的优秀编剧奖。
    部队文艺团体在小戏小品的创作演出中是不容忽视的力量。本届决赛中,兰州军区战斗文工团报送的音乐剧《帕米尔传说》(编剧:宋利平、公丕才,导演:孙学增、李涛、尹伊)以优美的歌声和曼妙而雄壮的音乐舞蹈讲述了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很是赏心悦目。第二炮兵政治部文工团报送的音乐剧《洒满阳光的道口》(编剧:王宏、李文续,导演:尚大庆)描述的是一个新娘与新郎没能实现的相会,从侧面表现了军人无所不在的奉献和牺牲精神。
在进入决赛的24个小品中,关注现实的作品占了绝大多数。辽宁省铁岭民间艺术团报送的小品《让座》(编剧:回虹,导演:于洋、回虹、王书仙)和甘肃省话剧团报送的小品《签字》(编剧、导演:常贵顺)不约而同地把视线投到当代军人的妻子身上,前者重点在于表现老百姓对军人职责的理解、对军人妻子的关爱,后者着重表达的是军人妻子们对丈夫们的理解和支持,都体现了地方文艺工作者对军人情感和生活的关注。对当下都市家庭趣事和夫妻关系探讨的作品也占了一定比例——如上海市卢湾区文化馆报送的小品《私房钱》(编剧:李海艇、许伟忠,导演:曹雄)、黑龙江省哈尔滨话剧院报送的小品《大男人》(编剧:王山雨,导演:董兴顺、宋毅华)
江苏省南通市通州区文化局报送的小品《珍爱一生》(编剧:顾学军,导演:张松年)、辽宁省大连市话剧团报送的小品《报应》(编剧:刘荣忠、刘荣远,导演:徐文)、河南省歌舞剧院报送的小品《基金风波》(编剧:陈涛,导演:庞海涛)。其中,《大男人》不仅表现了夫妻关系中的一种类型,更着力塑造了表面懦弱胆小的男人在怎样的境遇中,成为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大男人”,体现了这个男人的心胸,也让我们看到小男人懦弱中有大男人品格,大男人风采中有小男人本色,表达出生活的哲理。《基金风波》也是以夫、妻为主人公的作品,但重点在于揭示某些股民的心态,如果不仅止于好笑,再挖掘得深入些会更有意味。《报应》在夫妻关系的表象下其实关注的是公民的社会责任感问题,但因果对应得有些简单,表演导演上似乎更在意剧场效果,而忽视了一度创作中在作品结构上应下的功夫。城市人的生存现状和人际关系在作品中也有所表现,像吉林艺术学院报送的小品《大门难出》(编剧:李娜,导演:赵旭)、黑龙江省哈尔滨话剧院报送的《怪圈》(编剧:孙静波、李昆峰,导演:宋毅华)、山西省阳煤集团三矿报送的小品《暖风》(编剧:王伟,导演:邓振民)、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报送的小品《老城根》(编剧:刘远、王化武,导演:王化武)、浙江省宁波市文化馆报送的小品《奴才明白》(编剧:谢丽泓,导演:   )、广东省汕头市艺术研究室实验艺术团报送的音乐小品《东方娃娃》(编剧:郑暹发,编导:陈洁菲、王建兵)、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实验小学报送的歌舞小品《老鼠搬家》(编剧:李小惠,编导:黎一冰)、山东省滨州市滨城区吕剧团报送的 《乡下人和城里人》(编剧:边茂田、李晓静,导演:李晓静)。其中比较醒目的是,《奴才明白》关注的是影视圈中浮躁的创作心态,是以往小品创作中较少涉及的题材类别;小品《乡下人和城里人》跟小话剧《欢庆与建国》在结构上有相似之处,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前者把改革开放30年的变化详实地罗列出来,但因看到的是概念中的经过了时代的变迁人应该是什么样子,而缺乏的是对人物贴切和独到的发现,所以与后者分别代表了艺术作品表现生活的不同境界和层面,尤其对于群众文化工作者,很有示范意义和教学价值。同样是都市生活题材,江苏省张家港市文化馆报送的小品《局长家事》(编剧:冯巧,导演:苗壮)通过小保姆对小偷的误会和斗智斗勇表现出刻画一个好局长的立意,应该说,角度较为独特。
农村题材的作品在小品类决赛中有两部。其中一个着重在刻画一个人,如广东省深圳市沙头角文化站报送的《乡情》(编剧:刘天文、黄梦林,导演:何边);另一个则在描绘一段情,如江苏省张家港市文化馆报送的小品《酒嫂》(编剧:刘天文、刘济平、孙雁斌,导演:匡勇、张阳),呈现了与小戏类决赛作品中农村题材不大相同的风格和面貌。
关注农民工生活的小品有广西自治区南宁市艺术剧院报送的小品《旅店夜话》(编剧:施兴娟、方宁、郝芸,导演:张蔚林)、江苏省苏州滑稽剧团报送的小品《回家过年》(编剧:夏海滨,导演:孔祥瑜)——这两部小品里都有温暖、都有心酸,也都有闪烁着希望的未来在抬头望得见的地方。
总政话剧团报送的小品《黄昏的出租车》(编剧:王宏、肖力,导演:肖力)是一个和汶川大地震有关的小品。值得称道的是,主创没有把着眼点放在自然灾害的令人震惊和人们的苦难上,而是通过两个不打不成交的出租车司机与一位犹豫着去救老娘还是执行任务的军官的邂逅,以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和妙趣横生的矛盾冲突,传达了面临突如其来的灾难时人们之间关爱与互相支撑的立意……可以说是一个题材较为严肃、风格清新可爱的作品。
在形式和内容上进行不同方向探索的作品也有几部,如上海虹口文化艺术馆报送的小品《好人坏人》(编剧:俞志清,导演:顾邦俊)、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文联、罗湖区戏剧家协会报送的小品《搞掂》(编剧:邸叙然,导演:邸叙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表演专业报送的小品《我脑海里的橡皮擦》(改编于韩国同名电影,导演:杨扬)。其中,《好人坏人》看似与当下现实无关,但探讨的是永恒的话题——这样的作品既不需要被称赞植根现实或面对现实,因为它就是人心的现实本身,是每个人都逃脱不开的现实。《搞掂》则把现实中的某类人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进行了浓缩,以漫画似的夸张和讥讽呈现在舞台上,让人在哑然失笑之后又有一种涩味涌上心头。《我脑海中的橡皮擦》取材于韩国同名电影,在舞台呈现上,以另类的视觉冲击把主创对生与死的思考展现出来,给观众的心灵以震撼。
比赛期间,共举行了五场作品研讨会。各地戏剧工作者与戏剧专家共同就小戏小品的创作与发展进行了十分有益的探讨。
“中国戏剧奖·小戏小品奖”为中宣部批准的、由中国文联和中国剧协主办的常设奖项,每两年举办一届,吸引了全国戏剧界的广泛关注和积极参与。参加本届大赛的专业艺术院团和院校占总数的四分之三,一些戏剧、影视界知名的演员如魏积安、潘长江、孙涛等也携作品参加了比赛。
11月5日,在张家港体育馆举行了颁奖晚会。中国戏剧家协会分党组书记、秘书长季国平对本届评奖进行了总结。
小戏小品是广大观众最喜爱的艺术样式之一。自2007年以来,张家港两次举办了全国小戏小品奖大赛,为港城群众带来了精神与文化生活上的满足。

    
小品大门难出                                                小品东方娃娃


 

    
小品让座                                                             小品私房钱

        
小品搞掂                                                         小品怪圈

     
小品黄昏的出租车                                                             小品酒嫂


     
小品旅社夜话                                                         小品奴才明白

页面编辑:刘鸿麟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剧协简介 管理登录 | 

    中国戏剧家协会
    北京朝阳区北沙滩1号院32号楼B座 
    邮编:100083
    维护制作:
    中 国 戏 剧 场
    版权所有  中国戏剧家协会
    京ICP备 0904223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