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协会新闻 | 梅花奖 | 团体会员 | 中国戏剧节 | 理论评论 | 小戏小品 | 小梅花 | 校园戏剧 | 外事交流 | 三刊一社 | 

公告

  没有公告

剧协概括

· 剧协简介· 剧协章程
· 主 席 团· 机关科室

剧代会

推荐视频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戏剧家协会 >> 2011上海 >> 正文
来自青研班的报告之八

《水月洛神》与《佐罗》

作者:(福建)蔡福军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866 更新时间:2011-10-30 1:12:20

将这两个作品放在一起比较似乎有些不妥,一个是中国传统的舞剧,一个是西方商业音乐剧。但有缘分的是,这两部戏都有一个相同的主题:兄弟与女人,最重要的是纠结于其中的伦理、权力与欲望。到中国剧协全国青年剧作家研修班学习,得以有机会观看上海国际戏剧节的十几台戏,这是其中的两部。
我对这两台戏有些偏爱,尽管都算不上完美。

相形之下,《水》剧的情节密度更小,除了兄弟与女人之间的纠葛挣扎,《佐》剧多了一个激情四射、敢爱敢恨的吉普赛女人,一个从懦弱到抗争的胖中士——一个代表激情反抗,一个则是笑点的主要来源。这两个戏的故事都不复杂,但打动我的是它们的舞台形式。《水》剧在现实、幻境、仙界之间游移,有击鼓对剑的雄壮,有七步对诗的悲壮,也有人神之恋的飘渺凄美,有水的柔情、水的坚韧、水的生命力,也有月的感召、月的凄冷之境。且舞蹈设计在很多地方都令人耳目一新,配上豪华的灯光舞美,看这样的戏真有些奢侈。《佐罗》在舞台形式上同样让人侧目。且不说变幻莫测的道具设计,让人惊叹的魔术设计,单是其歌舞就足以打动我。舞蹈以裙舞、群舞为主,虽有些雷同之感,但始终热情洋溢,干净有力,生活的欢乐、反抗的激情、青春的活力铺面而来,期间不可阻挡的巨大热浪向你不断涌来,你无法不受感染。

这两部戏在形式上都让我陶醉,然而这恰恰是它们的问题所在。对舞剧而言,形式大于内容似乎是必然的,没法说话,不能唱歌,你让人家怎么办?老实说,《水》剧能把故事讲得这般圆熟、严谨已相当不易。我不满足的不是讲故事的能力,也不是故事本身,而是对曹丕这个人物的定位和塑造。这个凶悍蛮横、一脸横肉的曹丕不是我心中得形象,我读过他的《典论•论文》,“文人相轻”这样的判断最早出于他口,历史上他当皇帝期间干得也不错,可惜在位时间太短,死后谥号为“文”,可见其才气不在第一曹植之下。把魏文帝曹丕弄成这样的人物,让我难以接受。如果要较真,《佐》剧的问题很多,诸如佐罗救了死刑犯之后,居然哥哥事后也不再追究过问。哥哥在胸口被刺上鲜红的“Z”之后,反应也不够强烈,报复也不够力度,情节转折的力量不是来自人物性格本身,而是佐罗一次的关键时刻杀出,逢凶化吉,这样的确很过瘾很解气,然而太轻易草率。

《佐》剧有随处可见的宗教精神和对自由的渴望,而《水》剧有浓郁的古典诗情。《佐》剧最后是善恶到头终有报——恶人死了,小镇重获自由,有情人也成了眷属,一个美丽的大团圆;《水》剧中更多地是权力对弱者的倾轧、毁灭,最后曹植流放,甄氏自尽化为洛神,只能在幻境中实现爱的圆满,寻找最后的安慰。
这不能不说是有意思的差异。

页面编辑:刘鸿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剧协简介 管理登录 | 

    中国戏剧家协会
    北京朝阳区北沙滩1号院32号楼B座 
    邮编:100083
    维护制作:
    中 国 戏 剧 场
    版权所有  中国戏剧家协会
    京ICP备 0904223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