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协会新闻 | 梅花奖 | 团体会员 | 中国戏剧节 | 理论评论 | 小戏小品 | 小梅花 | 校园戏剧 | 外事交流 | 三刊一社 | 

公告

  没有公告

剧协概括

· 剧协简介· 剧协章程
· 主 席 团· 机关科室

剧代会

推荐视频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戏剧家协会 >> 2012江西 >> 正文
编辑班学习日记

编辑班学习日记

作者:莫霞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631 更新时间:2012-7-22 13:19:27

上海 在来江西之前的这段时间,我正恰陷入一种生命状态的困惑中。在我以为,一个编剧的生命状态、厚薄程度、观念取向,是影响他剧作水平的最根本的原因。而我的作品,长期以来的弊病有二:一则是承载太重太繁复以致颇有疲惫感;二则是太自我太封闭而有重复感之嫌。这些源于我思维的惯性——纠结,以及我生命的单薄。然而苦恼的是,我深知此根源而并无头绪从何下手——当然,改变自己从来是艰辛的。

今天张先老师的课令我思绪连绵,顿时许多疑惑开始慢慢地有了答案。课上张老师说过这两句话“现实作为一个标准在扼杀想象力。”“老舍《茶馆》里的旗人,是老舍先生想象中的旗人生活,而并不一定完全等同于现实。”虽然我自己从来不是现实主义的追随者,这两句话对于我的创作并无直接的指导作用,可是这种思维一下启发了我。因为我们生活在现实中,于是我们不自觉地在为它所束缚;因为我们生活在名著的影响下,于是我们不自觉地在它们的阴影下、模式下继续着创作。可是我们从未超越这些看上去了解乃至建立自己的模式和世界。举一个例子来说,前几日在苏州看北昆的《红楼梦》,当我自己又一次感慨这些女儿之美、之悲、之纯、之洁与男儿之污、之耻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生活早已被曹雪芹的这个创作影响了二十多年(至少自情商开启的这些年是在它影响之内的)。因为它的影响,我自己在情感中时常陷入一种悲哀,觉得男儿之粗鄙实在令人感到委身于他是如此地屈辱和不甘。以前我把这种观点视作是天经地义,其实我们已经被文学所影响。当然这是文学带给我们对生活的认识,但从本质上也是作者个人的认识而已。如果我生活在曹雪芹之前,或许我就不会有这种观念。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思维是可以超出名著进行再思考了。或许我思考后的结果仍将与名著的结果一致,但这毕竟是经过我个人思考体味过的了;或许我会有新的想法,那么我便是不受既定观念所束缚的了。同样的道理,如同张老师所说的,《茶馆》将旗人的特点固定了那么几点,于是我们发现之后凡是涉及旗人的创作都离不开这几点了,仿佛人们已经下意识以为这就是生活最真实的了。其实这也是老舍先生自己提炼的,是他个人的视角。真正的超越是要自己再回到生活去重新提炼,去重新运用自己的想象和感受对现实进行新的理解。如此便完成了两个超越,一是超越既定名著,一是超越现实。

虽然我近期远不能达到这两点,但当我理会到这一层的时候,我豁然有一种天高地阔的感觉。有了这超越二字,才有化繁为简的可能,才有打破既有状态,开拓其他的可能。我感到一种无限的自由。

愿此感常随我左右。感谢张先老师的启悟。

页面编辑:刘鸿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剧协简介 管理登录 | 

    中国戏剧家协会
    北京朝阳区北沙滩1号院32号楼B座 
    邮编:100083
    维护制作:
    中 国 戏 剧 场
    版权所有  中国戏剧家协会
    京ICP备 0904223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