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协会新闻 | 梅花奖 | 团体会员 | 中国戏剧节 | 理论评论 | 小戏小品 | 小梅花 | 校园戏剧 | 外事交流 | 三刊一社 | 

公告

  没有公告

剧协概括

· 剧协简介· 剧协章程
· 主 席 团· 机关科室

剧代会

推荐视频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戏剧家协会 >> 2012江西 >> 正文
雾中前行

雾中前行

作者:张涢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762 更新时间:2012-7-22 19:58:43

这几天,始终被一种情绪裹挟着,沉浸其中。像山里的雾,忽地扑过来,久久不能散去,整个人被埋了进去。这样一种情绪,只是来自一部以色列戏剧——《生活的艰辛》。

这个盛夏,听中央戏剧学院张先教授为我们讲述这样一部苍凉的戏剧。这部演出时间仅仅三十分钟的戏剧,情节并不复杂:讲述了一对五十来岁夫妻,躺在床上相互埋怨、攻击,在丈夫忍受不了妻子的唠叨的情境下,舞台上,丈夫将床掀翻,妻子滚落在地,便加倍攻击丈夫……丈夫无以回击,趴在地上唱起了一首忧伤的以色列民歌,唱着唱着没了声音,他死了。舞台静默三分钟后,妻子说:“我说这一切不是让你从此不打呼噜,我说这一切不是厌恶你。这些话我不能跟别人去说,这些话我都跟你说了三十多年了,再多说几年有什么关系……”

我没有机会观看这部戏在舞台上的呈现,而只是倾听张先老师平静地叙述故事。我的内心被这样一种辛酸、无奈的生活真相击中了,静静地流下泪。也许是因为我过于感性,但我相信那是一种每个人都会有的情感体验——生活的艰辛,不是谁对谁错,不是在矛盾中的彼此厮杀,而是生活的无常。你不知道哪一天,你身边的人会倒下去,会离开你。

暗夜里,听着窗外的雨声,睡不着,想起父亲。父亲是个正气、有着铮铮傲骨的知识分子,但是作为父亲,他是严肃的、不苟言笑的。我很小的时候,就觉得父亲是不可亲近的,他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读书,我们从不高声言语,怕扰了他。在我的生命体验里,从来没有感受过在父亲肩头臂弯撒娇。然而,等我有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孩子后的第三年,父亲重病,从住进医院到去世仅仅一个月。当我从医生那里得知父亲的时日无多时,每天我去医院陪他,都会握着他那双宽厚、柔软、温热的手,不停地揉啊、搓啊……我想把与父亲之间缺失的亲情都抢救回来……

面对至亲的离去,心中的一座大厦轰然倒塌。人是脆弱的。我们无法阻止生命的脚步,我们都只是时光里的匆匆过客。

对于这样一个命题,并不是成年人所独有的思考范畴,孩子也同样如此,他们也会有“生活艰辛”的情感体验,他们也懂得生命的无常,懂得人终归要死去。

儿子是个情感细腻、善于思考的男孩儿,他时常会跟我讨论生与死的问题。在他七岁时,他问我:“妈妈,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伤心?我是说假如,我知道我现在不会死,只是如果。”

“妈妈当然会伤心,失去亲爱的小孩,怎么可能不伤心。”

“伤心到什么程度?”

“伤心到我自己也不想活,和你一起在天堂。”

在他十岁时,他在自己微博里写下这样一首诗:《简短的话语》——

为什么人终归是要死去

何不先去死去

因为死去前那美好的生活快乐

只有一次

如果先死去

一片空白

只有灵魂在天国飘来荡去

也许这样的思考过于沉重,但是我也相信,透过苍天大树射向大地的阳光也会抚摸他的头顶。

一个三十分钟的戏剧,一个三分钟的停顿;一份离我而去十年的父爱,一个十多岁男孩关于生死的思考——这也许都应了剧名《生活的艰辛》。可是,即使在雾里,我们还得要前行。因为我们相信有光。

窗外的雨声“哗哗、哗哗”,父亲、我、儿子三代人的情感在夏日夜雨中弥漫……一切都埋进了雾里。远远的,我望着父亲的大手牵着儿子的小手慢慢向我走来,他们的身后洒满了金色的光芒……

页面编辑:刘鸿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剧协简介 管理登录 | 

    中国戏剧家协会
    北京朝阳区北沙滩1号院32号楼B座 
    邮编:100083
    维护制作:
    中 国 戏 剧 场
    版权所有  中国戏剧家协会
    京ICP备 0904223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