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协会新闻 | 梅花奖 | 团体会员 | 中国戏剧节 | 理论评论 | 小戏小品 | 小梅花 | 校园戏剧 | 外事交流 | 三刊一社 | 

公告

  没有公告

剧协概括

· 剧协简介· 剧协章程
· 主 席 团· 机关科室

剧代会

推荐视频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戏剧家协会 >> 2012江西 >> 正文
编剧班授课老师素描

编剧班授课老师素描

作者:秦川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049 更新时间:2012-7-22 20:02:57

有幸参加中国剧协2012第四届中青年编剧研修班学习,很是荣幸。本次授课的老师,全都是中国戏剧届最有名的专家。他们有的从事戏剧理论工作,有的奋斗在戏剧教学一线,有的活跃于中国戏剧创作舞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绝活”,每个人都能给我们提供可以借鉴的创作经验。

从7月11日到19日,共有九位老师给我们传经送宝。老师们从不同角度、以不同方式给我们讲述了自己的戏剧研究成果,戏剧创作经验。仔细回想每位老师的授课内容,我从中捡索出各位老师留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句话,与大家分享。

季国平:中国戏曲越是走出去,越让人充满自信

季国平先生在课堂上留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中国传统戏曲,越是走出去越让人充满信心。他作为剧协主要领导,经常参与各类跨国性的戏剧交流活动,这句话正是他在见证了中国戏剧走出去之后的感受。他说,中国戏曲,有“玩意儿”;中国戏剧,让外国人着迷;中国戏曲的传统手段,成了国外戏剧的创新的新手段!

季先生对中国传统戏曲充满自豪,却又对当前戏曲创作充满忧虑。他认为,相对于话剧而言,戏曲创作技术性更强。所以,创作水平也相对较弱。季老师与别人的观点不太一样,他认为,造成戏曲创作较弱的原因,并不是创新不够,而是继承传统不力。季先生要求剧作家,首先要继承传统,发扬传统,只有继承了中国戏曲的民族精神、平民视角,才能让中国戏剧真正回归市场。他要求我们全体学员,从更加具有普世意义的角度去回归戏曲的本真,回归人物的本性。

季国平先生授课的题目是《中国戏曲,拿什么赢得未来》,但在听课时,我深切地体会到,他心里对中国戏曲赢得未来的手段已成竹在胸。

作为学员,我们也被他给我们的第一堂课感染,内心燃起了创作的欲望。

张先:所有优秀剧本,都是一句话能说得清楚的

中央戏剧学院张先教授让我最为受益的一句话是:所有优秀剧本,都是一句话能说清楚的。这句话,是在张老师对当代中国戏剧创作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批判之后提出来的。

张老师的授课,带有典型的学校授课特征。刚开始就采用一问一答的方式,待基本掌握情况之后,再展开话题。张先先生对中国当代戏剧创作水平心存疑虑。他说,他一年会看数百部戏剧,但水平高者所占比例相当低下。而那些还算过得去的作品中,又有多数显得平庸。张教授告诫学员,雷同、概念、无聊和下作是当代戏剧创作中的通病。希望青年剧作家发挥想象力,揭示生活真相。

张老师对戏剧创作的高要求,让我们望而生畏。没想到他在讲到具体的戏剧创作方法时,却说:所有优秀剧本,都是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他心目中高标准、严要求的优秀剧作,竟是如此简单。闭目思考,觉得非常有道理。我们一些同学的剧本,就是不断堆砌复杂的事件和优美的词藻,结果看得让人累,还扯不清楚。而那些优秀的剧作,总是让人感觉线条清晰,思路通畅。记得苏童在一次讲座中告诉我们,写作中要多做减法。张先老师的戏剧创作理念,与苏童的小说创作实践正好相互映证。也让这句话成为让我最为受益的话语。

沈虹光:我是带着糖来的……

沈虹光老师的剧本我早就读过了,《临时病房》当时是一口气读完的。那时,我就在想,这位作家应当是位了不起的一位高人。那么逼窄的空间,比一个小品还少的人物,居然能编剧织出那么生动的戏剧来。我想,这作者,一定是位刁钻甚至有些尖酸刻薄的男作家。

没想到,这次见面之后,才发现她竟然是位优雅而知性的女作家。而且,她心地善良,一开始就对大家说:我是带着糖来的,因为,我知道年轻作家需要鼓励……

她的课是从自己32年前参加的庐山文学班开始的。她说,32年前,她从老师平淡的讲课中,感受到了岁月的流逝。而32年后的今天,当她坐在台上,优雅而平静地给我们讲述她的创作起点。我想,这种时光流逝之感又如同32年前一样,传递到我们的神经里了。

32年之后的授课,续传着戏剧文学的薪火。课堂上提问时,我请她讲讲自己的戏剧故事。她给我们分享了好几个作品的灵感来源。没想到,那些故事的原型居然是与戏剧中完全不同的!善良的沈老师往往把生活的苦痛与烦恼完全转换成美好的故事来呈现。她不管在生活中还是在作品中,都对每一个人充满着人性的关怀。

沈老师说,艺术创作必须真诚:真诚地相信我们歌颂的人和事,同时,所反映的生活和历史情感也必须是真实的。

沈老师的创作,力求忠于自己的内心,所以,她创作的作品才能忠实于自己的生活。

齐致翔:有音乐性的文学,才是戏曲文学

齐老师是我十分敬重的戏剧前辈,在过去写作小品时多次听过他的课。他讲课的特点是,理论联系实际,富有激情。这次授课,他讲的课题是《谈戏曲的戏与曲》。我不会创作戏曲,但仍然有很大的收获。齐老师的课,就是一篇知识密集的学术论文,他的每句话都是一个知识点,所以学员在听课时必须高度集中,稍不留神就会滑过一连串的知识炸点。

有位同学说,齐老师的课,知识密集得让人有些累。

事实上,到了后半堂,齐老师就是拿着一篇字斟句酌的理论文章给我们朗诵的。这种讲法,在过去他的讲课中并不多见。所以,《剧本》黎继德副主编在总结时说,齐老师授课达到了物我两忘的境界。黎老师的总结不无道理。齐老先生完全可以不在乎名利得失了,而唯一关注的,可能就是中国戏剧的传承与发展。齐老师在课堂上有很多精彩的语言,现随便拣记忆最深的一些句子与大家分享:

有音乐性的文学,才是戏曲文学;

重视戏与曲,是第一技巧;

歌唱、念白、动作都是曲,都能揭示每个人物的内心隐秘;

离开人物内心矛盾的唱,不是戏曲的唱;

音乐要与文学很好联系起来,文学含量要与音乐含量结合起来;

文学没有一种音乐感扑面而来,是不成功的;

音乐可以是无声的,主宰着演员的节奏。无声的节奏,内心的节奏;

音乐是我们内心情感的需要;

……

不一一列举了。齐老师给我们的授课中,让我感触颇深的是,齐老师对中国传统戏曲惊人的记忆能力,对每一出传统戏曲的唱词、音乐、表演都记得异常准确。

卢昂:编导关系是最复杂、最重要又最麻烦的夫妻关系

黎老师在总结卢导的课时说,他花最短时间给我们办了一期导演速成班。

卢昂的课从编剧与导演的关系开始,然后畅谈了导演的历史及方法。他将编导关系比喻成夫妻关系,然后开列出了自己“择偶”的条件。卢导让我最为受益的一种做法是,他在进行剧本分析时,将每一场面,总结出一个动词,然后串连起来……

这是导演方法,却也给编剧很大的启发。我们在剧本创作时,提纲写作中,为什么不可以运用这一方法呢?

卢导说,有些剧本,让他在剧本分析时找不到动作,或者动作目的性不强,于是整个剧本陷于语言的道白之中。

这正是绝大多数学员剧本中存在的问题。

郭启宏:话剧语言必须是动作性的,包含矛盾冲突……

郭启宏作为人艺一名战斗型的编剧,他的人就如同他的作品一样性格鲜明。作为国内少有话剧戏曲样样精通并且高产的剧作家,他的课对我们是很有借鉴意义的。他说,语言体现一个作家的功力!他说,戏曲是诗,话剧是散文。话剧的语言除了准确、生动、形象之外,还必须具有动作和意蕴。郭老师说:话剧语言必须是动作性的,包含矛盾冲突……

黄在敏:编导要有一点儿自嘲精神,在松弛的状态下,给人以启迪,就可以了
黄在敏老师是一位著名的导演,用“声情并茂”一词已不足以形容他的上课的精采程度了。我想,不管过去多少年,将来咱们聚会,一提起黄导,就准能想起他讲课之中不时唱起来、表演起来并引发阵阵掌声的课堂。

黄老师认为,导演需要在文学剧本的基础上进行思想的再创造。但是,导演不能自己站出来说话,只能在原有文学剧本的基础上“顺竿爬”,在剧作家的“竿”上,一步步往上爬。导演的第一任务就是对文学剧本客观价值的发现。由此,他认为,一个成熟的剧作家,大多是有感而发的。这个“感”,有可能是剧作家自觉认识的,也可能是埋在心里没有自觉认识到的。但思想的内涵却是客观存在的,需要导演从剧本中去发现。

黄老师要求我们在剧本创作时,不要只是写作个体感悟,而是必须带有社会的典型性,带有普世阶层的感受,为人类,为人们提供一种有价值的思维方式。黄老师告诫学员,一方面,要把我们的思考深深隐藏,另一方面又不能将其隐藏得太深,要对立意进行点化,成为引导观众进入的路标。

黄老师讲得很多,也很有激情,在举例子时不时表演起来,引起大家的掌声。但在最后,他却一改前面的风格,引用了一位国外著名导演的话作为结束语:你不要以为拍一部电影就能改变世界,编导要有一点儿自嘲精神,在松弛的状态下,给人以启迪就可以了……

王育生:儿童剧不是别的话剧、歌剧等剧的分支,而是有其自身特殊要求的剧种

王育生老师以敢于真言而著称。他为培养、扶植儿童剧作家付出了很大的精力。与此同时,他也为中国的儿童剧现状忧心。讲课中,他如数家珍地将所有中国儿童剧团的名字背诵出来,对他们的创作和演出现状进行了分析。他一再为儿童剧正名:儿童剧不是别的话剧、歌剧等剧的分支,而是有其自身特殊要求的剧种!

罗怀臻:以个人的立场,为自己的民族、族群代言……

罗怀臻老师的讲课,是最动情的。他把知识融于一种淡淡的情愫之中,娓娓道来。他讲到自己离开故乡到上海时的心境,言辞优美,情绪哀婉,就是一篇深情款款的抒情散文。他讲到自己创作与生活中的种种经历,能把他心口堵着的那块石头传导到我的心口儿上。他讲自己的梦想,讲淮剧在上海的命运,讲苏北人在上海的奋斗,每一句话都传递着他的体温与脉搏……

我私下里与莫霞同学交流时说,罗老师的语言中带有一种能量,这能量能传到我的血液之中。

所以,罗老师的课让我着迷,迷到忘我的程度。忘记喝茶,忘记上厕所,甚至忘记了自己的思索。他的语言带动能力极强,能达到控制别人思维的作用。

罗老师在点评几位学员的作品时,将几段历史故事讲得精彩而细密。他海阔天空,深入浅出,完全没有时空限制地讲述着一个个历史人物的人生故事。这让我深切感受到,一个剧作家,虽然受到舞台的限制,但他的思维却是天马行空的。罗老师的作品之所以感人,是因为他们都生活在罗老师构建的那个广阔的没有边界的生活空里,我们能从他的作品中感受到剧作所在时代的人的生活流动。而我们一些学员在写作剧本时,很可能就是一个封闭的世界,台上的人物生活在真空之中。

罗老师不止一次地提到,一个优秀的艺术家,要以个人的立场,为自己的民族、族群代言。要成为一类人的代言人……

页面编辑:刘鸿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剧协简介 管理登录 | 

    中国戏剧家协会
    北京朝阳区北沙滩1号院32号楼B座 
    邮编:100083
    维护制作:
    中 国 戏 剧 场
    版权所有  中国戏剧家协会
    京ICP备 0904223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