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协会新闻 | 梅花奖 | 团体会员 | 中国戏剧节 | 理论评论 | 小戏小品 | 小梅花 | 校园戏剧 | 外事交流 | 三刊一社 | 

公告

  没有公告

剧协概括

· 剧协简介· 剧协章程
· 主 席 团· 机关科室

剧代会

推荐视频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戏剧家协会 >> 小戏小品 >> 正文
[图文]之一:说句心里话(刘天文)

说句心里话

作者:(陕西西安)刘天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751 更新时间:2012-3-15 15:10:46

 

早春二月,我们一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二十九位学员,来到张家港参加中国剧协和当地政府共同举办的小戏小品研修班。

对于我来说,这是第二次来张家港学习了。我很感谢中国剧协和张家港的领导们,给予了我这个老学员又一次的学习机会。

说起“老学员”,可以说是实打实的。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就开始了学习戏剧创作。那个时候叫做“中国戏剧电视剧创作函授中心”,主要的教学方式就是“函授”,学员把自己的作品通过邮局,贴上邮票,寄到北京的东四八条52号《剧本》杂志社。老师们审阅后,提出意见,再回寄给学员。回信的每一行都是整整齐齐,每个字都是工工整整,对作品的批评意见都是严肃中肯的,对作品的修改建议都是热情期盼的。正因为老师如此这般的认真负责,所以我才坚持了这么许多年,努力的在学习着“戏剧剧本”这门“最难”的文学样式。
后来,因故“中国戏剧电视剧创作函授中心”停办了一段时间。到了1994年,在广大学员的强烈要求下,“函授中心”又开始招收学员了。这一次,是由我们现在的周光副秘书长和薛金岭主任在主持“函授中心”的日常工作了。

在重新开办的“函授中心”,老师们不仅沿袭了原先的教学式样,同时还举办了“面授”教学。我有幸参加了当年的“面授”学习。《剧本》杂志社的各位老师,不吝赐教,面授机宜,循循善诱……那一次,真是有了大的收获。在次年的《剧本》杂志上发表了一个单本电视剧和一个小品。该小品还获得了当年的全国“小品大赛”的二等奖。

记得那年离开北京的时候,中国剧协的老师们对我们这样说过,《剧本》杂志社就是你们的家。真是这样的。此后,但凡有了学习和参赛的机会,中国剧协的老师们就会及时的通知我,让我获得更多的知识和荣誉。坚持学习,获奖多多。因此很荣幸的被陕西省西安市评为“职工艺术家”。

此后,中国剧协的学习也有了新的变化和更切合实际的方式。他们在北京的郊区“门头沟”设立了“小戏小品培训部”。从编、导、演的创作教学,都有更系统更细致的安排。

 这样的学习,使我有了突飞猛进的进步和收获。所编剧和导演的小戏小品都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到现在,包括“曹禺戏剧奖”,我一共七次获得了中国戏剧奖。并在全国的广东、广西、陕西、江苏等地和CCTV的赛事上获奖。随着戏剧创作水平的提高,一个完全业余的编剧被南通市通剧团、通州歌舞团和顾学军小品工作室聘为了专业创作员。遇见中国剧协的老师,我幸甚。我想,在座的诸位学员们,大多一定也会有如此感受的。
现在,中国剧协艺术发展中心和经济发达的张家港市联起手来,让全国更多的同学都来“免费”地学习戏剧创作。这是中国戏剧创作发展的幸事、好事、乐事、美事。为此而欢欣鼓舞吧。

我们在中国剧协的学习时,有这样一个良好的习惯。除了老师们认真负责的批改作品,还就是学员之间也提倡着相互提意见,出点子。共同改好剧本。我的剧本能成熟起来,就是与这样的学习氛围分不开的。别人帮我,我也会帮助别人。大家共同进步,一齐获奖,坐地分享稿费、数票子。

戏剧创作,是一件辛苦事。梨园行把外行称作“棒槌”。历届投寄作品经过遴选参与中国剧协小戏小品改稿班、研修班的学员们,都是有一定成绩的编剧和作者,但,面对“出新出奇”的艺术要求,我们基本上还得自诩为“棒槌”。自以为是,妄自尊大,固步自封是万万要不得的。还得认真努力,刻苦学习。雄关迈步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无论作品如何,起码精神上要对得起中国剧协,对得起张家港。

    最后,我代表全体学员表态:我们一定努力学习,不辜负中国剧协和张家港市的殷切希望,一定要教“棒槌”开出鲜艳的花朵来,为观众喜爱的小戏小品的繁荣做出更大的贡献。

[责任编辑:李小青] [摄影:周酉酉]

页面编辑:刘鸿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剧协简介 管理登录 | 

    中国戏剧家协会
    北京朝阳区北沙滩1号院32号楼B座 
    邮编:100083
    维护制作:
    中 国 戏 剧 场
    版权所有  中国戏剧家协会
    京ICP备 0904223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