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协会新闻 | 梅花奖 | 团体会员 | 中国戏剧节 | 理论评论 | 小戏小品 | 小梅花 | 校园戏剧 | 外事交流 | 三刊一社 | 

公告

  没有公告

剧协概括

· 剧协简介· 剧协章程
· 主 席 团· 机关科室

剧代会

推荐视频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戏剧家协会 >> 正文
良师指路的两种层次

良师指路的两种层次

作者:张薇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108 更新时间:2014-10-21 21:26:34

在一个青年人的成长中,最大的幸运莫过于遇到良师指路。而根据我的经验,这种遇到良师的幸运又可以分为两种层次。

一层,是发现自己某些粗浅、未及验证的想法竟然与老师由经验、知识与智慧凝结成的思考,在某种角度、某个方位上发生暗合。这种暗合会给你支撑的力量,让你坚定,瞬间能量值倍增,让你觉得:“哦,我正走在正确的路上。”

二层,则是在那些没有暗合的部分中,被老师由经验、知识与智慧凝结成的思考一击刺穿,你的某些弱点、误区甚至愚蠢的自鸣得意、自我坚持,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瞬间血淋淋呈现在自己面前,再也无从回避。

而这两种层次的幸运,在谭霈生先生20日的讲座中,我都得到了。

生活在香港,谈戏剧生态难免就离不开“娱乐”两个字。我认同戏剧娱乐的合理性,但不赞同将它肤浅化和劣质化。在这次提交青评班的文章中,我写:“寻找技术实验、娱乐消费与人文关怀之间的平衡,绝非一种平庸的折中主义追求……娱乐叙事并非要把戏剧塑造成玩物。”当先生在论述戏剧定位时说:“戏剧不是玩具。”尽管只是一句简单的话,但我还是不免为暗合窃喜了一下。良好的市场环境、多元的文化资源,让香港成为极具文化产业发展潜力的地区,但可惜的是,港府有限的管治经验和整个社会过度追求即时利益的思维逻辑,又使得这个地区尚不具备足够的耐心和远见,去解决中西文化交融仅停留在表层混杂的困境,深耕出真正具有本土特色的文化内涵。而没有文化本身的强大,产业无从谈起。所谓文化产业,实际上是通过对文化资源的开发与利用来刺激、补充甚至支撑经济发展,它无力承担文化自身的更新与进步,它本质上是一种经济行为,而不是文化行为。在这一点上,先生说得更透彻:“这应该是企业家想的事。”

暗合总有惊喜,但刺穿却难免疼痛。在来上海之前,我刚巧和一位香港的戏剧前辈就他的新作品产生过一些戏剧观念的交锋,他无法说服我,我亦无能说服他。这个交锋的过程并不令人享受,因为它令我发现,我们彼此大概都在某些问题上没有想明白,而我们谁也说不清那些问题是什么,于是既无法互助,也无法妥协,甚至无法清晰表白自己,只有暂时放弃讨论。

直到听了先生的讲座。

戏剧的定位、对象,尤其是关于“冲突论”的论述,让我突然意识到,我和那位前辈的争执其实是因为我们都没有解决好一些戏剧观念中的元问题——那些我从读书起就一直知道它们存在,却从没有真正深入思考过、与自己辩论过、形成过经得住推敲与阐述结论的问题。当先生说“我们很多人进入戏剧研究、评论,但是对于戏剧是什么却并不关心”,我简直有一种被当众打脸的羞愧。在香港的剧场中,实验戏剧堪称娱乐戏剧之外的另一大主流,社会学、政治学的戏剧俯拾皆有,淡化自然人,将有限的思想无限地放大为各种的艺术直接语言,以及还有许多让我有时几乎不知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的戏剧景象……不断考验着我的戏剧审美,也考验着我的艺术包容力。晓星最后的提问,也是我的问题,而先生的回答之精彩,就像他讲座中对那些元问题的论述一样,再次击中我。建立稳固但不顽固的戏剧观,宽容但谨慎地看待超出你戏剧观以外的景象,正是我近三年来一直在现实的摩擦中不断进修的问题。

多么遗憾读书的7年没有机会听过先生一次课,但又多么幸运在青评班的课堂上遭遇这位不能错过的良师。怎么将穿刺的痛点最终进化成思想的亮点?我想,良师指路只是开始,之后还有更多书要读、路要走、反思要完成、自我刷新要体验。对于这一点,先生其实也有一句回答,在“冲突论”的论述开始,他说:“对于这个问题的认识,我也经历了一个过程。”多么云淡风轻,但又百味杂陈。

页面编辑:刘鸿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剧协简介 管理登录 | 

    中国戏剧家协会
    北京朝阳区北沙滩1号院32号楼B座 
    邮编:100083
    维护制作:
    中 国 戏 剧 场
    版权所有  中国戏剧家协会
    京ICP备 0904223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