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协会新闻 | 梅花奖 | 团体会员 | 中国戏剧节 | 理论评论 | 小戏小品 | 小梅花 | 校园戏剧 | 外事交流 | 三刊一社 | 

公告

  没有公告

剧协概括

· 剧协简介· 剧协章程
· 主 席 团· 机关科室

剧代会

推荐视频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戏剧家协会 >> 正文
看戏偶感

看戏偶感

作者:郑荣健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895 更新时间:2014-10-22 22:21:14

走进上海国际艺术周,参观其试演展厅,门口有剧目表,厅内有丝弦声,听闻还有因此促成的合作洽谈、剧目交易,真开了眼界。只因书画艺术品易展,轻车捆束,拍槌敲落,即告成交,舞台剧目车马箱笼繁多,如此实属不易,亦不多见。座谈,听艺术节中心总裁王隽女士介绍,收获甚多。此前听国外人士"艺术与技术"主旨演讲,惊叹不已,在国内舞台仍热衷于繁缛的写实设计与声光电技术时,人家已走到了叫技术的最前沿,把热成像、虚拟技术等引入舞台,创造了令人惊艳的舞台技术奇观。悉尼歌剧院的激光镭射影像,热成像在现代舞蹈中的手术刀解剖,让人对国内堆砌的舞台美术顿感惭愧。最重要的是,这种技术与艺术的融合没有得意、傲慢乃至牛逼哄哄地炫耀技术的无所不能,而是谦虚、坦荡地表明艺术本体的可贵、艺术家创造的力量。

去绍兴路9号看昆剧,是最大的收获。上海昆剧团的这栋楼不大,古朴,雅致,庭院深深,走进去,只觉得神定若兰,陡然有幽雅的气质。右手边是昆剧史展厅,楼上有俞振飞剧场和排练厅,临街阳台是半欧式的栏杆,极适合罗密欧与朱丽叶式的约会。不过,这次的约会,是属于青评班和上昆,和昆曲。

三个折子戏,一个是《虎囊弹.山门》,一个是《牡丹亭.寻梦》,一个是《儿孙福.势僧》,上昆老中青三代倾情演出。2007年,我曾看过湘昆演的《山门》后半部分,名称叫《醉打山门》,对其颇吃功力的做打印象深刻。此次看上昆的演出,多了鲁智深调戏酒保的表现,可说感觉更完整了。摸到戏剧人物、故事的逻辑脉络,这种感觉真好,得意,舒爽,痛快。鲁智深自白"杀人心性未全降",但其实他是善良的、豪爽甚至可爱的,他要"作恶"强行买酒,实际上是很难为情的。一边看,一边想到此节,心里直想笑,仿佛看到憨直之人出糗。这戏以鲁智深抢酒最出戏,但难处却在他如何喝。来之不易,自然不能像李逵背娘一样有始无终。他闻,他嗅,他一手拎酒桶,直立抬腿,脚尖回勾桶底,好得瑟;他与酒保脚相抵,霸气外泄,那是得意地吓唬,哼,不是不卖于我吗?洒家这就喝给你看。最后他还要强词夺理调戏一下,称既然不卖,何来要酒钱一说。他的可爱,真是爱煞人。在此铺垫下,后半部分的醉打山门,便有了很多的内容,他的得意、醉意和豪气,洒洒然出来,看了真活络通经啊。(奇怪的是为何鲁智深用拂尘、酒保称其师太,求教专家。)

《寻梦》最熟悉,闺门旦的挑战戏,内心戏多,却没法张牙舞爪去演,节度拿捏最重要。之前看过的白先勇版,好看好听,但略嫌活泼,与杜丽娘即将郁郁而终不合。上昆的唱词更有"庭草无人随意绿"的意思,杂一些,有的地方更露骨,不过于人物内心的表现更有利、更真实,抛物线似的一遍遍唱得人,呃,怎么说呢,用杜丽娘的话说,唱得人身子乏呀。不是真乏,实在是绵软,跟鲁智深戏的舒爽劲儿大不一样。
张铭荣老师在《儿孙福.势僧》里的表演真好。好在人如戏,戏如人,人戏不分,实在洒意,跟生姜白酒似的,嚼之饮之,通脱如高峡来风、明湖流云。丑行的插科打诨,其忌讳之一,就是着相,就是露痕迹了。它可以按照科班训练的节奏来,演得到位,没问题。但我想,丑角最大的痛苦,大概是按规矩搞笑吧。这是一个很悖论的东西,虽然基础训练是每个演员的必由之路。张铭荣老师演的势僧那磕头翘屁股,连两脚也翘起来的样子,有没有觉得很想抽他呢?可惜没读过剧本,不知道戏中插科打诨的料有多少是现挂的。看来,只能待我查来了。记之。

页面编辑:刘鸿麟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剧协简介 管理登录 | 

    中国戏剧家协会
    北京朝阳区北沙滩1号院32号楼B座 
    邮编:100083
    维护制作:
    中 国 戏 剧 场
    版权所有  中国戏剧家协会
    京ICP备 09042238 号